当前位置: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8522-注册网址首页 > 新葡萄京 > 教的科目是小学一年级的生活课,到了周末晓宇一早就从家走
教的科目是小学一年级的生活课,到了周末晓宇一早就从家走
2020-04-14

晓宇是个好学的孩子,他起早贪黑努力读书。可成绩并不如意。他很郁闷也很困惑,为此他更加努力的学习,有时看书看到天亮,久而久之他变得很没精神,老师讲课的时候他常常瞌睡。

晓宇正在等电梯,电梯门开了,一个年长的女人躺在病床上正往出推。

有一个契机我就去本市一所非常好的小学当实习教师,教的科目是小学一年级的生活课。在了解完学生的基本情况后,我开始了“孩子王”之旅。

……我会按我的方式去做,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早晨起来,睡意蒙眬中大脑里浮现的第一句话,就是昨晚柳赫说的那句话。什么叫按他的方式?唔唔,姐姐……哎,晓宇,赶快起床,刷牙洗脸吃饭,上学去。唔,还想再睡一会儿。快起来,快起来!得赶快走了,再不起来姐姐先走了?晓宇每天都是这样,在我的威逼利诱之下,战胜睡眠的诱惑,摇摇晃晃地爬起来。看着晓宇憨态可掬的模样,我不禁笑了起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趁晓宇洗漱的时候给他换上校服,再把早餐摆了出来。姐姐……唔?我想吃香肠。昨天在学校看见香肠了。我想吃香肠。……给我买香肠吃嘛……香肠!姐姐给你买香蕉蛋糕。不要不要,我要吃香肠!离领工资还有一段时间不说,这个月交了水费、电费、学杂费等等一些费用之后就剩不下几个钱了。剩下的钱,用来买小咸菜和日用必需品的都不够,哪还有钱来买香肠啊。晓宇啊,姐姐下次再给你买好不好?我要吃香肠,香肠香肠香肠!晓宇今天还真是跟我闹上了,其实我又何尝不想买给他吃呢?我现在恨不得立刻冲向超市,给晓宇买回来最好的香肠。可现实不允许我这么做啊,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好不容易把晓宇哄到了学校,还好没迟到。一回到教室,我就瘫在了桌子上,一动也不想动。喂,金晓静。那家伙在哪儿呢?有谁在喊我的名字?抬头一看,原来是大闲那家伙。大闲一出现,诗婷便黏了上去,而贞恩则在一旁瞪着眼睛,紧咬嘴唇。哟,大闲啊,什么风儿把你吹来了?喂,让开,别挡道!干吗呀,别说这么伤感情的话嘛!是谁惹得你心情不好了,脸色这么难看?金晓静,那家伙在你们班上吗?在啊……你找她干吗?在哪儿呢?我站起来说道:在这里。给我出来。我看不顺眼的人叫我,我才懒得理呢。于是,我瞟了一眼大闲,又趴到了课桌上。喂,你到底听见没有啊?……靠!大闲小声骂了一句,使劲踹在了我的椅子上。我坐起身,对他怒目而视。瞪着我干吗?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吗?就是不满意,你又来找茬干吗?反正先跟我去见一下柳赫。有事的话,让他自己下来找我。你再不起来,我就扛你去了。不高兴!大闲一把拽起我,把我像扛麻袋一样地扛在肩上,朝音乐教室走去。你疯了!快放我下去!是,我是差不多被某人给逼疯了,就不放你下去!啊!音乐教室到了,大闲一把将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我疼得大叫了一声。大闲指着我冲柳赫喊道:这就是你女朋友?柳赫看了我一眼,也不说过来扶我一把,只是愣愣地说了声嗯。音乐教室里除了大闲和柳赫,还有那个敢在最厉害的老师面前戴耳钉的守浩。喂,你到底看上这家伙哪一点了?我到这时才有力气站起来。站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大闲一记耳光。作为你未经允许碰我的惩罚。大闲被我打得一愣。柳赫反而笑了起来,对着我抬了抬下巴说:就喜欢这一点。我实在无话可说了。韩柳赫呀韩柳赫,看你一直不找女朋友,还以为你这家伙的眼光有多高呢!现在这算什么?你就这点眼光吗?你找她,还不如跟块石头交往算了!至少还能上报纸,轰动一时。你疯了?这一回,连柳赫都把大闲当疯子看了。守浩习惯性地摸着自己的耳钉,凑到我跟前上下打量了一番说道:看不出来,仔细一看还蛮漂亮的嘛。哼,你有没有看错?脾气那么坏的人,长相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我看着大闲那张脸说:你的脾气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什么?!没什么事的话,我回去了。我转身走出了音乐教室。柳赫说他也该回教室了,跟我一起走了出来。被大闲这么一闹,早自习反正是赶不上了,索性先去看看晓宇再说。奇怪的是,怎么找都找不着晓宇的身影。跟着我一块下来的柳赫也四处张望着。终于,我发现了在走廊尽头蜷成一团的晓宇。周围还有三个大家伙……那些家伙都是些生面孔。怎么还有这种人?本以为上次惩治了那帮人之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没想到这种欺软怕硬的家伙居然像牛皮癣一样层出不穷。还不快住手!我冲那三个家伙吼道。那三个人转过头来一看,脸上都露出惊恐的神色。倒不是因为看见我,而是因为看见了我身后的柳赫。我连忙跑过去扶起晓宇,帮他拍拍身上的土。还好,看样子正好来得及时,晓宇身上还没有被打或者被抢的迹象。我转过身,挨个狠狠地给了他们几巴掌。姐姐,姐姐……晓宇看见我,才从惊恐中醒过来,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掉。竟然把晓宇吓成这样!不可原谅!三个家伙在我的逼视下,不禁后退了一步。正当我想大打出手为弟弟报仇的时候,柳赫挡在我的前面。三个家伙一看是他,早就吓得魂不附体了。柳赫在每个人的脑袋上重重给了几下,说道:喂,谁让你们欺负我弟弟的?弟……弟弟?三个人不知所云地面面相觑。听到柳赫这话,惊讶的不只他们三个,还有我和晓宇。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我弟弟了。三个人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不服气。听到柳赫这么一说,我一直悬着的一颗心似乎终于可以放下来了。柳赫瞟了我一眼说道:怎么办?我向晓宇看去。晓宇啊,你说怎么办?晓宇很努力地想了一会儿,一拍巴掌说道:让他们给我买香肠!啊?哦……柳赫啊,那个……让他们给晓宇买香肠吃吧。哦,就这么办吧。晓宇这个要求真够绝的,连柳赫都愣了一愣,这才打着三个家伙的脑袋说:每人去给我买一箱子香肠来!哇!三箱呢!晓宇一听能有三箱香肠吃,早就忘了刚才的惊吓,开心得都快跳起来了。把晓宇送回特别班,柳赫转身就敲了我两下。喂。啊,干吗?唉哟,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谢谢你了,真的谢谢了!不是那个……中午到音乐教室来。哦,好的。回到班上之后,落在我身上的视线比以前更加冰冷了。估计刚刚大家都看见我是和柳赫一起走过来的。第一节课语文。特想睡觉……可是既然来了学校,还是应该好好学习学习的。我于是强打精神,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老师身上。不过,一想到柳赫刚才认晓宇做弟弟的情景,思想就怎么也集中不到学习上。正在这时,手机振动响了。是柳赫的短信。睡了?我研究了半天,终于费劲儿地打了两个字。没睡。中午来音乐教室。哦。我这才知道原来发短信就是这样的啊。以前我还一直奇怪呢,原来有些人上课的时候在桌子下面按来按去的,就是在干这个啊。等到中午,吃了饭,刷了牙,这才不慌不忙地朝音乐教室走去。因为我吃饭的速度一般都比别人要快一些。推门进去,却发现柳赫已经躺在了长椅上。难道这家伙压根就没下去吃午饭?微风吹来,吹动白色的窗帘,露出蓝天的一角。阳光趁机涌了进来,铺洒在柳赫的身上。看着阳光下,他那张安静的脸庞……我敢打赌,很少有人能不怦然心动。啊,来了?柳赫睁开了眼睛。突然之间,我仿佛失去了走上前去的勇气,只是远远地看着他。柳赫招了招手,让我过去。害怕失去,害怕打破刚才那幅美丽的画面……可是,美好的东西总是短暂的。不过来吗?知道了。我走到柳赫身边。柳赫伸手过来拉住了我的手。我大吃一惊,但是却怎么抽都抽不出来。你干吗呀?拉你的手啊。不是问你这个!反正,反正早上的事情谢了啊。不过,我弟弟什么时候变成你弟弟了?刚刚。我同意了吗?不爽的话,我把书贤送给你做弟弟。他已经是我弟弟了。啊?效率挺高的嘛。说话的时候,柳赫一直紧握着我的手不放。我很不爽地盯着柳赫那只大手看了好久,那只手几乎把我的手全包了进去。不喜欢牵着手吗?一般般。不喜欢也没办法。我说过,我已经决定按我的方式去做了。就是牵手?嗯,我的心告诉我一定要抓住你的手——柳赫闭上眼睛慢慢地说道。说实话,如果静下心去感觉,柳赫的手要比想象中的温暖得多。就这样被一只温暖的大手轻轻地握住,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的。又一阵风起,白色的窗帘在阳光下欢快地跳舞,好像少女纯洁的裙摆。清澈的蓝天再次现出身来。一种久违了的感动在身体里蔓延开来……我不由开始祈祷时间慢点过,慢点过……我们出去玩吧。我的愿望还没许完,就被柳赫的话打断了。出去玩?嗯,我们俩一起……没时间。我周末要打工,平时要上课。再过几天就是校庆了。……校庆那天出来吧。没钱。你只要人出来就行了。不行,我还要照顾晓宇。把晓宇也带上。什么都是你出钱,不好意思。柳赫捏紧了我的手,说:你当我是因为你长得漂亮才约你出来的吗?我是因为晓宇长得漂亮才这么做的。……明白了吗?一起来吧。书贤每个周末都会去陪晓宇。……那我把书贤也叫上吧。柳赫一听,皱起了眉头。那还是约会吗?都成家庭聚会了。校庆那天,我在家犹豫了好半天到底要不要去。最后还是带着晓宇赶到了约会地点。地点是远郊的游乐园。本来是不打算去的,怎奈狡猾的柳赫事先就告诉晓宇了,说校庆那天要带他去游乐园玩。这下可了不得了,晓宇那孩子天天在家里掰着手指数着,就盼着校庆这天早点到。这不,一大早起来就跟我软磨硬泡地吵着要去游乐园。所以啦,只能带上晓宇乖乖赴约。一到游乐园,老远就看见压低了帽檐站在那里的书贤。书贤!姐姐,晓宇也来了呢!是啊,你也来啦。直到15分钟以后,柳赫那家伙才姗姗来迟,嘴里面还不停地抱怨着我把约会搞成了家庭聚会。哥哥,怎么不早点来?又没让你等一个小时……咱们进去吧!晓宇看到柳赫来了,手舞足蹈地吵着要进去。柳赫微笑着冲晓宇摆了摆手。看见学校里的大人物跟自己打招呼,晓宇更是开心得不行,扯着我的衣角说:那个很帅的大哥哥在跟我打招呼哪!是啊,因为晓宇也很帅啊。嘻嘻……书贤一听晓宇这么说,连忙蹦到晓宇面前,指着自己说:我比那个大哥哥更帅一些吧?唔唔……那个大哥哥长得是不是有点凶?你看,我整天陪你玩,肯定比那个大哥哥更帅一些吧?整天陪人家玩和长得帅有什么关系吗?柳赫听见书贤居然这样挑唆晓宇,忍不住插话道。书贤见自己的小阴谋被哥哥戳穿,不服气地抬起头踮起脚尖瞪着他哥哥。不过,柳赫连眼皮都没眨一下。柳赫把四张入场券分发到每个人手里后,我们便呼啦啦地冲进了游乐园。走进游乐园,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一般,周围那些奇特的建筑和游乐设施,真让人感觉眼花缭乱。我一边得照顾开心地四处乱跑的晓宇,一边又得跟柳赫的步伐保持一致,一阵手忙脚乱。柳赫带着我们首先往餐厅里走去。那家餐厅看起来就不是很便宜的样子,于是我指了指旁边的大排档。柳赫见我执意不肯,只好带着我们去了大排档。哥哥,先吃再玩么?当然,吃饱了才能玩好嘛。喂,你坐那边去。柳赫抓起想坐在我旁边的书贤,一把推到了晓宇的旁边。书贤不乐意地嘟哝了几句,不过大排档周围太吵,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些什么。晓宇一手举着筷子一手举着勺子兴奋地嚷着:我要辛拉面,我要辛拉面!辛拉面?点更贵的东西也行的。听柳赫这么一说,晓宇想了好半天才说道:那我要年糕拉面!见晓宇只知道点最便宜的东西,柳赫和书贤都无语了,只得先点了年糕拉面和紫菜饭卷,然后又点了一大堆别的东西。点完之后,我看着正在用清水漱口的柳赫说道:干吗点那么多东西?大家不是要吃饭吗?吃那么多,待会儿吐出来怎么办?还没吃你就想吐了?啧啧,看看你们!哪有点恋人的样子?书贤作出一脸怪相说道。晓宇也不管书贤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只顾看着书贤搞怪的表情笑个不停。等饭菜都上齐之后,我们这帮人便谁也不说话了。埋着头一口气把满桌的饭菜一扫而空,这才腆着肚子有说有笑地离开了大排档。先从最温和的游乐项目开始——旋转木马。坐上旋转木马,晓宇别提有多开心了。仿佛是第一天来到这个世界一样,所有的东西都是那么新奇有趣。跑去坐碰碰车的途中,看见穿着奇装异服的大型人偶,书贤嚷嚷着要和人偶们一起合影。于是,我们被书贤拉到人偶边上一起照相。姐姐,姐姐!这里真好玩!嗯,是啊。晓宇玩得开心吗?嗯!OK,走,咱们继续前进!柳赫跟书贤真不愧是亲兄弟,两个人什么都敢玩什么都敢坐,无论是惊险的还是刺激的,无论是娱乐的还是智力的,全都不在话下。好多可怕的游戏项目,我和晓宇只能在下面看着他们玩。姐姐,姐姐也去坐着玩吧。嗯?不要,姐姐坐不了。为什么?姐姐要在这里陪着晓宇啊!晓宇不用人陪的。姐姐去玩吧!不行,没关系的。晓宇。是啊,你也坐一次试试嘛。不知什么时候从海盗船上下来的柳赫也在旁边劝说道。我连忙摆手说不行,无奈没有柳赫力气大,硬是被他拉上了海盗船。晓宇看见我那副怕怕的表情笑得不行,跟书贤两个人在下面冲我招手。我不自然地冲他们笑了笑。怎么?怕了,不敢坐?什么呀!不是的,有什么不敢的?那你干吗坐在最后一排?唔……怕的话就靠在我肩上。我才不呢!……呜哇!海盗船一开动,我就吓得钻进了柳赫怀里。虽然很不情愿这样,但海盗船上上下下甩来甩去的,都快要把人的心给甩出去了。我拼命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尖叫出来。也不知道甩了多久,海盗船终于渐渐停了下来。嗡嗡作响的脑袋这才听见柳赫的笑声。干吗笑啊?干吗?刚才不知道是谁说的’我才不呢’。……再不下去的话接着坐下一轮?一听还有下一轮,我忙不迭地爬出了座位。书贤把刚刚照的一大堆照片拿出来给我看。晓宇则指着我还有些苍白的脸笑个不停。今天大概是晓宇有生以来笑得最多的一天吧。买了瓶饮料,坐在长椅上歇一会儿。晓宇则吵着去玩还没玩到的东西,一副不玩遍整个游乐园誓不罢休的样子。偶尔来一次还是蛮有趣的,你说是吧,姐姐?再来一次会死人的。不好玩吗,还是因为好多东西不敢坐?要不要带晓宇再去坐一次旋转木马?嗯,要坐要坐!晓宇歇也不歇一下,拉着我就往旋转木马跑。直到又坐了三次旋转木马,晓宇这才心满意足地下来休息。这一天,我们四个照了不少照片,光胶卷就照完了两卷。又玩了好久,差不多该回家了。晓宇虽然不乐意,但要再继续玩似乎也玩不动了,勉强点头愿意回家。姐姐,笑一个!嗯?吱呀——书贤趁我不注意,偷拍了一张。我不甘心地要抢书贤手中的相机,却怎么也够不着。书贤仗着自己个儿高,怎么都不怕我抢。不过有句话说得好,强中自有强中手。这个给我了哦。哥哥!胶卷也归我了。书贤一看,自己辛辛苦苦照的两卷胶卷也不知什么时候叫哥哥给拿走了!书贤嚷嚷着快还给我,快还给我,一边踮着脚抢,却怎么也够不着。柳赫一边把手举得高高的,一边呵呵地笑着。就这么闹来闹去的,不知不觉就走出了游乐园。

他的班主任王老师看到他这个样子,对他说:“你周末的时候来我家一趟,我有事和你谈。”

晓宇瞥了一眼,觉得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是谁。身边陪护的人也不认识。他着急看病,也没有多想。

互联网时代的儿童太聪明了

我在开放教室门口站着准备上课,班主任在交待孩子一些事情。我就看到很多孩子招呼着小手,偷偷和我打招呼,我在心里乐开了花,微笑着点头。之后就是我的上课时间了。先给孩子们做自我介绍。孩子们还没听完我的介绍就叽叽喳喳地说:“老师你好漂亮!老师你声音好清脆!”甚至有一个孩子跑到讲台拉着我的手边晃边说:“老师我刚上网查了,有你的名字!”我感到非常吃惊,这群出生在互联网时代的儿童太聪明了,不仅懂得夸人,网络搜索能力也很强。

到了周末晓宇一早就从家走,王老师家在郊外,沿途坐了很久的车,等他到王老师的家里的时候。已经中午了,王老师的爱人告诉他,王老师在园子里种菜,让他自己去找。他听话的走进园子,只见王老师正在园子中拔没长好的生菜,拔下来的菜随手就扔在一边。

从医院出来,他脑海里又蹦出来刚才见到的那位女人。

启发式教学,培养辩证思维

这两节课(生活课都是两节连上,每节课30min)主要是去园子里给玉米除草、浇水。我先教他们识别玉米和草,找学生画出他们印象中玉米的样子和草的样子。在弄清楚玉米的样子后,我又引出了问题。邻班种的水萝卜种子撒到我们班了,现在已经也长成小苗苗了,我就问学生们该怎么办,要不要拔掉水萝卜。有一半学生说要拔掉,一半学生说不拔。我让他们分别说说理由。同意拔掉的学生说:“我们种的是玉米,如果不拔掉水萝卜,会和玉米争夺营养。”同意不拔掉的学生说:“水萝卜是菜,到时候我们可以收获水萝卜,所以不用拔掉。”我就进一步引发他们思考:“有没有一种更好的办法既能不让水萝卜吸收玉米的养分,又能收获一些水萝卜呢?”学生们马上又纷纷举手,说:“老师,我有,我有!”一个学生说:“可以把我们地里的水萝卜移到六班地里,他们种的就是水萝卜。”我说:“这是一个好主意,但是呢六班地里的水萝卜长得很稠密,移不进去了,怎么办呢?谁还有更好的办法?”我引导着他们一步一步思考,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开启他们初步的辩证思维,直到他们想到可以不拔光水萝卜,只拔去玉米旁边的水萝卜。

图片 1

水萝卜.jpg

晓宇奇怪地问:“王老师你怎么把这些没长成的生菜拔掉了,太可惜了。”

奇怪了,怎么会自己跳出来呢?她到底是谁?自己怎么确定曾相识呢?

控制不了纪律怎么办?小小体委带来惊喜

作为第一次给一年级孩子上课的老师,我有点控制不了班级纪律,不停有孩子举手,或者直接跑到讲台上跟我讲话。后来我就忍不住点名,让他们坐好听老师讲话,还夸了几个安静的认真听我说话的学生。纪律才得到一点改善。

讲完需要注意的事项,我们就准备去菜园子里了。一开始他们一直围着我或者在走廊打闹根本站不好队。我拉了这个学生,另一个学生又跑开了,这样下去太浪费时间。我就请体育委员帮我整理队伍。体育委员长得比较高大,很有魄力地喊了几个口号,大家马上就把队站好了。看得我目瞪口呆!多亏有体育委员。这小小体委,能力不小。当然也可看出平时班主任的训练非常有效。

图片 2

拔草.jpg

一整节课大家都异常兴奋,不停得喊老师,老师!不停得问问题!他们把拔掉的草都拿给我看,我了解小孩子的心理,内心很想笑,不停地夸他们真能干。整个拔草过程虽有打闹行为,但是孩子们都很听话,我制止了他们就停下来了。

王老师笑了笑说:“没事,我看你最近上课不注意听见,以后上课要认真听讲知道吗?好了,没什么事你回去吧!”

算了,想这干啥!赶紧回单位。晓宇提醒自己。

这些美好时光是我生命里的珍珠

拔完草浇完水我们就回到教室。我指导他们写“小苗苗日记”。他们用画笔画出有趣的图画,用仅识得的有限的汉字写出他们的感受。我看到很多孩子都写到:“今天我很开心。”我突然就感到心底涌出一股幸福的暖流。

图片 3

小手拉打手.jpg

课间的时候有个小男孩说:“老师,我给你讲个笑话……”一个小女孩给我出了个谜语,还有孩子让我猜脑经急转弯。和他们在一起我整个人都仿佛激活了。最难忘的是有个男孩子教我见面礼,他说:“老师,我教你见面礼吧。击掌、碰拳,再来个碰肩。”然后还和其他小朋友演示了一遍。看着酷酷的小男生欢呼雀跃的样子,简直是人间最美的风景。他们小小的,还要轮流和我玩见面礼,碰肩的时候我几乎要蹲下了,把他们笑到不行。这些美好的时光,就是我生命里的珍珠。

还记得我小学时候就说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教师,当时教我的语文老师对我的回答有点不满意,她很欣赏那些要当科学家、发明家、军人等的梦想。在接受高等教育的过程中,我也或多或少听过一些人对教师的偏见。但是我没有改变我的梦想。现在我终于成为了一名教师,并且经历了初为人师的开心体验,我热爱这个职业,我将尽我所能去理解儿童引导儿童。

就这一句话大老远的让他跑一趟,晓宇很气愤,边走边在嘴里嘟囔着:“这些事在学校就可以交代了,干嘛非要让我大老远的跑来一趟,耽误时间。”一想到耽误时间,晓宇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希望快点回去温习功课。

晚上晓宇吃了药,早早躺下了。也许药物作用,他很快进入迷糊状态。

转眼又到了周末,王老师同样让他去他家一趟。

【1】

晓宇不敢不去,去了看见王老师继续在拔着没长成的生菜,又是对他说些鼓励的话,就让他回去。

晓宇坐在考场内,周边的考生一片朦胧,有个考生隐约像是自己的科长,可又怎么是高考呢?他和科长怎么能在一起高考呢?

三番几次,晓宇忍不住问王老师:“王老师您老让我周末来你们家,这样太耽误我的温习的时间了,希望王老师要是没有什么重要事的话,不要在叫我来了!”

不知道是卷子看不清,还是眼睛出了问题,他自己一道题都不会,都开考半天了,他一个字也没写。

王老师瞧了他一眼说:“你看看这些生菜有什么变化吗?”

晓宇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烦乱急躁,紧张的出汗了,这时他看到有个老师拿着刀冲他过来了,嘴里似乎喊着什么,他听不见,眼看刀就砍下来了。

晓宇不耐烦地看了看说:“比以前长大了。”

晓宇大喊了一声,啊!

王老师又让他看园子中的另一片生菜地问:“你看看这生菜地,有什么不同。”

他醒来了,浑身还处于紧张状态,半天还没缓过来。

晓宇看了看说:“这片生菜地没有前一块长得高长得大。”

当清醒自己躺在自家床上,回过神来,想到自己已经工作了,他长长出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还好刚才是个梦。他庆幸这是个梦,要是真的考试,那可惨了,真实是吓了一大跳。

王老师拍手笑着说:“对!很对,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拔走那些没长好的生菜幼苗,因为只有我拔掉一些生菜幼苗,剩下的生菜才会更多的吸收土壤里的养分和水分,才会长高长大。”

晓宇仔细回想刚才的那个梦,他想起梦中拿刀砍他的那个老师。梦中老师的面容模糊,是谁呀?隐隐约约,梦中的老师似乎是长头发,身材很像一个人,会不会是李老师?对,就是李老师。

说道这里,王老师停顿了一下,拍着他的肩膀继续说道:“就像你每天只知道一味的苦学,硬把所有的知识都灌进脑海,可脑海里因为灌输了大量的知识,不能消化吸收,所以你的成绩一直上不去。我之所以让你来我家的原因,就是让你适当的休息,劳逸结合才能出好成绩。”

为什么会梦到李宁老师呢?也许是以前发生的那些事吧!也许自己亏欠李老师吧!

晓宇这才恍然明白王老师的良苦用心!

【2】

英语老师李宁正在眉飞色舞讲课。这个刚从师范学校毕业的女孩,比她的学生也就大六七岁。

初中生其实还是孩子,最会见风使舵了,也是欺软怕硬。

调皮的男孩子,尤其初中这个似乎长大又未长大的年纪,压根不把李宁放在眼里,总想在她的课堂上闹腾些事情。

下课时,刚上初二的晓宇从操场边抓了一只壁虎,他往壁虎的屁股里塞了一根笔芯,用笔芯吹了一口气,壁虎肚子立刻鼓的像皮球。

同桌正在专心地听讲,晓宇偷偷把壁虎塞进同桌的桌框。

他轻轻碰了一下同桌,同桌略带生气地瞪着他。晓宇指了指桌框,同桌下意识低头,伸手去摸。

“啊!”一声惊惶失措地尖叫。同桌脸色都吓白了,凳子也翻了,人坐在地下,正起身找晓宇拼命。

突然发生的一幕,也惊到了李宁。“怎么了?”李宁声音严厉地问。

“老师,他拿了个壁虎,塞在我课桌里面。”同桌站在过道里,眼睛瞪着晓宇。

李宁盯着晓宇大声训斥道:“站在教室后面去!”

晓宇不动。李宁走下讲台,扯着晓宇的耳朵,往出拉他。晓宇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被拉在了教室后面,耳朵被扯的发红。

课堂恢复平静,继续上课。

“报告老师,我站累了,想坐下。”晓宇在后面故意拖着长音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