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8522-注册网址首页 > 文学作家 > 那为什么会有赢家的诅咒呢,我的这个学员和贾乃亮都中了
那为什么会有赢家的诅咒呢,我的这个学员和贾乃亮都中了
2020-03-13

传说在公元193年,当时的罗马皇帝柏提那克斯被他的近卫军杀害,而想大捞一把的近卫军士兵对皇位进行拍卖,一个叫狄第乌斯的富翁拍得皇位并给了每名近卫军士兵一笔钱。然而还没坐多久,这位赢家便被从远方赶回的罗马军队赶下了台,并得到了“赢者的诅咒”———被砍头。

第十二章 赢者的诅咒

有个学员找我倾诉现在生活的纷扰,他当年是突破重围经历各种“苦战”才把竞争对手击退,最终把校花追到手,当时的感觉就是此生足矣,然而婚姻生活就过了四年,现在开始出现种种问题,先是校花老婆无法忍受平淡的工作所以就不去上班了,然后是校花老婆无法忍受怀孕生子造成的身材变形所以就打算丁克,这次危机的触发点是校花老婆嫌他赚钱太少要离婚,话说这位学员一年的收入在80万以上,在当地已经属于中上的收入水准,只是这样的收入无法满足校花老婆要开保时捷要拎爱马仕包的雄心。学员问我的建议,我特别嘴黑的说,兄弟,其实当你娶到校花老婆后,这样的落寞局面早已注定。

赢家的诅咒是行为经济学家发现的一个人们不理性行为,说的是人们如果过分的去追求一样东西,那么最终的获得人损失是最大,因为当竞争对手多的时候,人们会更容易冲动,过于自负。

当看到塞勒获奖的新闻之后,我的第一反应是“赢者的诅咒”。说这话不是我想要去诅咒谁,而是源自他写的一本书,名字就叫作《赢者的诅咒》。

在今天的市场经济里,“赢者的诅咒”是说在拍卖中,拍卖会的大赢家———夺标者,变成了最大的输家的事常常发生,赢者好像被“诅咒”了一样。

(关于博弈的经济学)

学员的经历和贾乃亮、李小璐很是相似,当年贾乃亮为了追到李小璐也是煞费苦心,可是今天的李小璐出轨事件让贾乃亮很是头大。其实,贾乃亮和李小璐的婚姻结局从一开始也差不多已经注定是这样的悲剧收尾。因为,我的这个学员和贾乃亮都中了“赢家的诅咒”。

现实生活中赢家诅咒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在1967年阿拉斯加北湾油田的拍卖中,赢家的出价是9亿美元,而次高的标价是3.7亿美元,照理说赢家的报价和次高的报价应该差不多才对,但是实际却差了两倍。这不是特例,那些荣登央视广告标王的企业,什么孔府宴酒、秦池酒、爱多VCD等等这些所谓的赢家都相继破产。

“赢者的诅咒”是经济学家发现的一个异常现象,在美国有人曾经在课堂上做过一个实验:拍卖存钱罐。罐子里装了很多硬币,但是学生们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个硬币(实际放了8美元的硬币)。大家靠猜竞价,出价最高的可以获得里面所有硬币。

19世纪50年代,美国拍卖海底油田,当时夺标厂商的开价高达2000万美元,而事后估计油田的市场价值约1000万美元,拍卖的夺标者不但没能实现预期收益,甚至还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本章导读:

 “赢家的诅咒”是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德·H·塞勒(Richard H. Thaler)提出来的概念。

那为什么会有赢家的诅咒呢?首先最根本的原因是信息不对称,竞拍者不知标的物的真正价值,所以只能靠主观猜测,其次赢家过于傲慢和自负,求胜心切,志在必得,所以往往标的物的实际价值低于赢家自己的估值,造成亏损。

这个实验做了很多轮次,最终学生们的平均估值大约在5美元,也就是说,大部分人都低估了罐子里的钱币数量。而最终的结果是,赢家的平均出价是10美元,这意味着每个“胜出者”实际亏了2块钱。赢者的诅咒由此得名。

日本三菱下属的房地产公司1988年以14亿美元买到了的洛克菲勒中心,最终亏损高达8亿多美元;松下1990年以61亿美元之巨买到的环球电影公司也在5年后贱卖给了希格拉姆公司;索尼还算幸运,收购的哥伦比亚电影公司,尽管没有贱卖,但由于管理不善,到1994年其账面资产就减值34亿美元。

在交通高峰期间,司机面临着两条道路的选择,一条路线距离较近但容易堵车,另一条路线距离较远但没有太多车,司机该怎么选择呢?两个年轻的骑士,为了心爱的姑娘展开一场男人的决斗,他们各持一把长剑,笔直地冲向对方,谁会取得最后的胜利呢?

一、“赢家的诅咒”的概念由来。

认知这个人类不理性的行为对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呢?举个比较接地气的例子,那些当年校园的校花,追求的人数不胜数,看看如今他们生活的好吗?看看王同学和马同学就知道了。校花门被追求的太多,价值往往被高估了,最终娶走校花的哥们付出一定是最多的,报价一定是最高的,最终过的好不好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现实中赢者的诅咒比比皆是,这点我想小散股民朋友们一定是有同感的。类似的故事还可见于房市:拍天价地,抢高溢价盘,很多楼盘开发/投资从业者也一定尝过“赢者”背后的苦涩。从目前就职公司的“悲惨遭遇”中,我还想到有一些公司很擅长把自己包装的很美好,然后高价被”赢者“收购。真实的情况是,收购价远高于其真实价值,“赢者”的滋味想必也是很苦涩的。

1996年,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准备拍卖个人通信服务所使用的频谱,最大投标人NextWave个人通信公司最终胜出,获得经营许可证,总共支付了62亿美元,但是两年后,该公司只能为它无法支付的账单而申请破产,NextWave公司赢得了拍卖,却输掉了市场。经济学家们收集了大量真实的数据,验证了在任何形式的拍卖中“赢者的诅咒”都可能发生。而且当拍卖的买家越多时,发生“赢者的诅咒”的机会也就越大。最大的赢家没能笑到最后,被“诅咒”的夺标者无法获得预期的利润,竞拍后的产品收不回成本,最终亏损累累。

在这个充满竞争和对抗的世界里,聪明善良的经济学家们又为我们提供了什么武器呢?

20世纪70年代,研究油田拍卖的几位工程师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假设有个油田的开采权要拍卖,有很多家石油公司来竞拍。谁也不知道这个油田在地下的储量到底有多少,只能靠自己猜。每个公司都会给这个油田一个估值。每个公司都按照自己对这个油田的估值报价。  

这个赢家的诅咒指导我们在过于火热的情境下,不妨跳出来冷静的思考,重新估值,选择合适的方式。

生活中也有无数"赢者的诅咒”,比如很多人在相亲的时候,把自己各方面都包装的近乎完美,因为看起来更“优质”,于是在同等条件下就从被选择的位置升级到了主动选择。因为信息的不透明,导致价值被高估,最后的“赢家”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能得到他/她。我们上篇说了,成本等于放弃了的价值最大的代价,优质男或者优质女,本身的选择就带来了很大的机会成本。

这是一种有趣的现象,心理学家和行为经济学家联合起来,试图搞清这些赢者被诅咒的原因。他们认为,这些赢者之所以被“诅咒”是来源于一种认知错觉,也就是一种精神作用,就如同泡沫产生的原因一样。

“今以君之下驷与彼上驷,取君上驷与彼中驷,取君中驷与彼下驷。”

 一般来说,公司会按照比自己的估值低一些的价格报价,而报价最高的公司获得油田的开采权。但在现实的拍卖中结果如何呢?这三位工程师发现,一般来说,竞拍中的赢家往往会变成输家。

我还听说有很多付出惨痛“代价”最终PK掉强力追求者,娶了校花/嫁了校草的人,实际过得并不幸福。这方面,宝强兄弟估计也有话要说。

在拍卖会上,为了赢得拍卖,你必须积极地出价,其他竞争对手会促使你不断地提高出价,拍卖价格在一浪接一浪的高呼声中水涨船高,随着血压的升高和心跳的加快,“赢者”举起的手变得越来越不理性了,过于自信放大了收益,缩小了风险,最终那个抑制不住自己情绪的“举手者”成了最后的胜利者,与此同时,“赢者的诅咒”出现了———他的投标价格已经远远高于真实价值了,在赢得拍卖的同时,他必将输掉利润。

——《史记卷六十五 孙子吴起列传第五》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最糟糕的情况是,油田的价值没有竞拍成功的公司的报价高,这家公司花的钱越多,亏得也就越多。稍微好一点的情况是,这个油田的价值比公司的报价高,但没有公司当初的估值高,所以公司也会觉得吃亏了。这就叫“赢家的诅咒”。  

最近很流行的直播,主播各种化妆,美颜,角度控,看起来是很美。土豪观众们竞价刷礼物,谁刷的多就和谁见面。可开房后等卸了妆,“赢者”发现被“诅咒”了,大呼上当,有的人本着“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要打完”,有的因此还发生过流血事件。

在主流经济学的大厦中,“理性假设”是最不可动摇的那块基石。人真的是理性的吗?“赢者的诅咒”就说明,人们并不总会理性地理解和判断风险,人们可能会规避微不足道的风险,但有时也会进行一些接近疯狂的赌博。在“人类贪性”的作用下,自以为做着理性的选择,其实完全是“傻瓜”决策,自己还蒙在鼓里。

最好用的脑瓜

二、“赢家的诅咒”的实验

再比如很多职场人士(尤其常见于职业经理人),把自己包装的非常光鲜,各种证书,头衔,经历(很多也就是个胶片达人而已),引来众多大公司的哄抢,最终花大代价胜出的“赢者”公司,被诅咒”后大呼上当的也不在少数。

《史记》中记载了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一次博弈——田忌赛马。田忌,这位公元前300多年时齐国的将军,接受了孙膑的建议,赢得了与齐威王的赛马,也赢得了这场人类2000多年前的一次静态博弈。

 真的有“赢家的诅咒”吗?还是说这只是一种极为反常的现象呢?1983年,两位经济学家马克斯·巴泽尔曼和威廉姆·萨缪尔森做了个实验。他们在课堂上拍卖一个存钱罐子,罐子里装满了硬币。学生们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每个学生都来猜,到底里面有多少钱。猜完了就竞价,出价最高的学生获得这个罐子和里面的硬币。罐子里实际上有8美元的硬币。他们做了很多次实验。学生们的猜测各不相同,平均估值是5.13美元。也就是说,大部分学生对罐子的估值都远低于真实价值。赢家的出价平均是10.01美元,这意味着,平均每个赢家要亏损2.01美元。

为什么会出现”赢者的诅咒“? 因为钱罐子里的世界,我们并没有办法看的清楚,因为信息不对称导致哄抢,形成了错觉,使人高估其价值,从而造成非理性的选择。

第一个发明博弈论的是伟大的科学家冯·诺依曼,人们常说这位聪明的匈牙利人“拥有世界上最好用的脑瓜”。冯·诺依曼6岁能心算8位数除法,8岁学会微积分,17岁发表第一篇数学论文,23获得布达佩斯大学的数学博士学位。冯·诺依曼不仅为人类发明了计算机,并且在格论、连续几何、理论物理、动力学、连续介质力学、气象计算、原子能和经济学等领域都有杰出的贡献,而1944年他和奥斯卡·摩根斯特恩发表的《博弈论与经济行为》则创立了博弈论。

三、“赢家的诅咒”在现实中的体现

话说回来,如果人真是完全理性的话,是不会出现赢家诅咒现象的。可主流经济学的观点,就是基于理性人的假设。因为只有相信每个人的选择都是理性的时候,才能证明市场经济是完美的。

严格地说,博弈论并不是经济学的分支,更不是经济学家的发明,但是每个经济学家都不得不求助于数学家建立的“博弈帝国”,来解决经济分析面对的种种困境。

  在1969年阿拉斯加北湾油田的拍卖中,赢家的出价是9亿美元,而次高的标价是3.7亿美元。这是不符合理性假设的。如果按照理性假设,赢家的报价和次高的报价应该相差不多才对。这只是一个特例吗?不是。研究者观察了很多油田竞拍,发现在26%的案例中,中标价是次高价的4倍甚至更高,在77%的案例中,中标价至少是次高价的2倍以上。   

可真实的情况呢? 比如我老婆和我承诺接下来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不乱花一分钱,不让商家多赚我们家的一个字儿。如果人真的是理性的,那接下来我们只会根据实际需要以合适的价格够买“生活必需品”。请注意,这里的关键字是“需”,意味着需求。

在商业领域,企业之间的竞争与博弈是永恒的。

从1954年到1969年,墨西哥海湾地区拍卖出了1000多份租约,其中有62%的租约是赔钱的,另有16%的租约勉强持平,只有22%的租约最后虽然赚了钱,但收益率并不高。

虽然我在讲课时,反复强调 need (需要)和 want (想要)有着本质区别,可需求这个东西,是可以被创造的,也可以从want 转换成 need,比如微信朋友圈的各种营销,炫目的广告,“跳楼放血”大促销,双11,年终大促,干的就是这个事情。

阿里巴巴与百度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的两大当红明星,在最初的定位上说,阿里巴巴专注于电子商务平台,而百度是中国搜索引擎第一平台,各自占领一块阵地。

我们再来看看身边的例子,最典型的就是央视广告“标王”。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各家企业争相在央视砸下重金,抢夺“标王”的桂冠。1995年孔府宴酒的中标金额是0.31亿元,2015年翼龙贷花了3.6951亿元,才拿下“标王”称号。翼龙贷是一家P2P企业,董事长是王思聪。

如果人真的是理性的,对于上述所有就应当免疫,结果呢?我一边劝着我老婆要免疫,我自己也近乎沦陷。区别仅仅在于,我虽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沦陷,但至少能眼睁睁的看见自己的沦陷,看到自己被创造了“需求”,这种诱惑导致的非理性本质上和毒品也没啥区别。

自从阿里巴巴收购雅虎中国之后,双方的恩怨便开始了。首先,阿里巴巴明确表示将进军搜索引擎市场,马云的目标是将雅虎中国打造成中国第一的搜索引擎。与此同时,百度也悄悄地进入了电子商务市场,宣布要建立基于搜索引擎的电子商务平台,进军C2C领域,而这正是阿里巴巴的主营业务,由此正式拉开了面包与酥饼之争。

荣登“标王”宝座的企业当然有好企业,比如茅台,但大部分“标王”很快就变成了“倒王”。听我给你报报它们的名字:孔府宴酒、秦池酒、爱多VCD、步步高和熊猫手机。你要是知道这些名字,只能暴露自己的年龄了。 

如果人真的是理性的,家里人原本也不应该担心因为有人炒房导致我买不起房子。这么多年来,大家的恐慌,既是房价上涨的结果,也是房价上涨的原因。

不过,在一番刀光剑影之后,双方似乎都感受到了杀气,最终这场战争并没有完全爆发。

“赢家的诅咒”纠缠着这些曾经风光一时的企业:2002年,孔府宴酒宣告破产;秦池酒已经无人知晓;2004年爱多VCD的掌门人胡志标被判有期徒刑8年;2005年熊猫手机的前掌门人马志平因涉嫌“虚报注册资本”被批捕。即使是那些没有沦为破产的“标王”企业,在成为“标王”之后就真的平步青云了吗?恐怕这里面的苦闷,只有它们自己知道。    2007年,中投还没有正式成立,就匆忙宣布投资30亿美元购买美国黑石集团的股权。我在当时专门写过一篇文章,反对这笔交易。结果如何呢?这成了中投第一笔赔钱的买卖。最近,中国足协以年薪1.47亿元的天价聘请意大利教练里皮为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主教练,我仍然反对这笔交易。我当然希望里皮能够创造奇迹,不过,奇迹会不会发生,我们还是等等再看吧。

因此,人是非理性的,否则根本没法解释上篇咱们聊边际收益递减时,举的吃自助餐的例子:很多人即便是撑得不成人型,从食物中再也无法获得任何快感,可为了看到餐厅老板的哭泣,为了对得起已经付出去的“沉没成本”,含着泪坚持。

阿里巴巴和百度都清楚,比拼到最后,那么博弈的核心将是“搜索引擎+电子商务”模式的竞争,博弈获胜的关键是要看谁的产业链整合能力更强,而在中国互联网发展目前还处在初级阶段,这样的市场是无法支撑两个公司竞争下去的,这场博弈是不会很快分出胜负的。谁也不可能迅速抢占面包和酥饼市场。

四、如何破解“赢家的诅咒”?

为什么会出现理性人的假设呢?这其实很好理解,一种确定性的模式创建于获得确定性),经济学家为了后续推演的方便,也为了秩序化和简化这个过于复杂的世界,仅此而已。

事实上,尽管我们在前面知道竞争、市场、寡头这些描述市场结构的术语,然而在真实的问题研究中,更多的是讨价、还价、威胁、许诺、冲突这样充满“火药味”的语言,这些都成为博弈论的种形式语言,在有关寡头垄断、拍卖、国际贸易等问题的描述中充满了博弈的话题,博弈论也因此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

1、克服信息不对称

我记得曾写过一篇文章《警惕,潜意识里的假设条件》,提到去年我刚到北京做项目的时候Call了一个会,邀请了二十几个之前从未见过的人。到开会的时候会议室里空荡荡的。当时我心想我可能发了一个假的会议邀请,再或者按照这概率,我应该是中了“彩票”。

然而直到80年代,博弈论才逐渐成为主流经济学的一部分,成为微观经济学的组成部分之一,这其中更主要的努力源自另一位更具传奇色彩的经济学家约翰·纳什。

造成“赢家的诅咒”的核心原因就是出价者并不知道标的物的真实价格,而是根据自己的猜测来给出价格,这就极容易给出一个虚高的价格。

真实的情况是,在发起会议的时候,我创建了一个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假设:所有被邀请者都是有“求”必应之人,所以我侥幸的认为:全都不来的概率实在太小,所以至少不用担心一个都不来。然而本质上我却做了一件有辱自己智商的事情:事先没做任何预防措施的情况下,赌博式的押上了全部。

美丽心灵

例如在真正追校花前,就要对校花的各种情况加以了解,如果确定从性格到素养乃至家世背景都很符合自己,那么再出手去追。不过现实情况下,爱情都是盲目的,没有人会做这样的理性分析。

简化的意图所带来的假设,时常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经济学家的"理性人假设“就是这样一种存在,本质上和假设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是一样一样的,可真实的世界,就如同我们上篇说的那样,是VUCAN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