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8522-注册网址首页 > 文学作家 > 我们说我们是兄妹关系,不登上山顶
我们说我们是兄妹关系,不登上山顶
2020-02-27

还记得那天在山顶上,朋友笑着拍着我的肩,“揭穿”我说:“其实没啥,你只是太想赢了!太想赢的人,最后多半会输。”

上山比起下山还是顺利很多的,我麻溜地就上去了,另一位和我逗趣的高大个帅哥主动说帮我背着我拎的东西,那时可能比较傻吧,并没有看出别人对我是有喜欢的意思,于是开心地把包袱给了那位高大个。我们三人,程序员走在后面,我走在中间,高大个走在前面。程序员问到我和高大个什么关系时,我们说我们是兄妹关系,结果他还真的信了,后来在山顶他还问我们两谁比较大,我反问他你还真的信我们是兄妹关系啊?他说我们两长得真的好像兄妹,紧接着好几个人都这样说,我告诉他我们两也是在今天爬山认识的。

周末,和朋友们约好去爬山。掐指算来,我好像已经四五年没有爬过山了,如果说因为工作太忙连没时间去连自己都相信这是个借口,只是没有勇气挑战山峰的高度和自己身体的极限。这次好朋友一起行动,虽然我还是心不甘情不愿,但在大家的怂恿下,我还是勉强答应了。 周末一大早我们装备整齐开始出发。呼吸着室外新鲜清凉的空气,忽然感觉心情格外爽朗。只是天空不作美,我们的车还没开到山脚,就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有几个朋友打起了退堂鼓,但我和另我几个朋友兴致极高,“今天不管下多大的雨都要登到山顶。”我们在山脚下的小商店里买了雨衣,便兴致勃勃地开始了登山之旅。 登封“三皇寨”的险和陡果然名不虚传,刚开始连登三百多级台阶,腿就有些微微发抖,抬头向上看去,长长的坡度极陡的台阶着实把我们吓住了。“既然来了,我们一定要爬到峰顶!”在朋友的召唤下,我也稍微休息一会就又开始向上爬了。爬到三分之一路程时,虽然天气很凉爽,但我们每个人都已经大汗淋漓了。我们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时而手脚并用,时而互相搀扶、互相鼓励,虽然累得筋疲力尽,但看着一级一级远去的台阶,我们坚信:只要不停下前进的脚步,就一定会登上顶峰。“快看,太漂亮了!”朋友夸张的尖叫声立即吸引了大家好奇的目光。“哇,真的太漂亮了”我们顺着朋友的目光向远处望去,远处云雾缭绕,瘦削的山峰若隐若现,游客的身影若隐若现,仿佛所有的人都置身于仙境一般,那种感觉不是亲身经历根本无法用言语表达。我们不再急着上山,而是停下来欣赏这难得的美景,我们不停地在云雾变幻中,抓拍若隐若现的山峰,心情好得无法形容。以前登过“三皇寨”的朋友说,晴天的“三皇寨”是秀美而挺拔的,但雨天的“三皇寨”是浪漫多情的,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两种意境。这种天气登山就像自己变成了山里的神仙,飘飘然的感觉。 “不登上山顶,就体会不到山的壮丽,不身在其中,就不会有真实的美感”我们在惊喜和享受中不知不觉登到了山顶,又从山顶走到山脚,完全没有了前半段路程的艰难,也丝毫不再感觉到辛苦和劳累,我们快乐地跑着、跳着,兴奋地对着大山大声呼喊着,完全没有了平日工作中的稳重和压抑,也完全不顾汗水早已湿透衣襟。这一刻,我们真正在释放着自己的灵魂,让疲惫的心找到了休憩的港湾。这次的登山不仅让我们的身体再一次与大自然亲密接触,更让我欣赏到了雄伟的高山在云雾缭绕中的别样风景。“三皇寨”,期待下次与你相会。 图片 1 图片 2 作者单位:郑州煤电公司告成煤矿

我去过两次梧桐山,都是自己去的。第一次去的时候天气不太好,乌云密布,在山上有几段路都是前后看不到人的,我有点害怕,当然最后还是平安无事地下山了。第二次,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突然我大腿有点抽筋了,只好坐下来休息。心想这下惨了,登不上去走不下来,如何是好?幸好,休息了几分钟之后我没事了,继续爬山。在山顶我看到有人在弹吉他卖唱,对他甚是佩服,给了十块钱,和他握了一下手叫他加油。下山途中遇到一个美国人,我和他聊了起来,然后一起走到了山脚。

这次失败的登山经历也让我想起另外两个朋友,他俩都是撰稿人,可以说,两人在文学素养和教育经历上难分伯仲,但后来,二人的成就有了天壤之别。过程是这样的,其中一位特别好胜,一段时间写作产量很大,在为数不少的报刊上维持着较高的曝光率。另一位则不同,他每天坚持只写两千字,其余时间用来读书和思考。然而,十年后的今天,第二位朋友已是省内知名的青年作家,第一位仍然在写着他的千字文。

不管登多少次山,我依然是像初次登山一样,怕摔伤。因此,下山,我常常会走得慢一点。因为上山比较快,并不影响活动规定的抵达时间,故下山我常常是像蜗牛一样般前行的,下山,走得太急,容易摔伤或是扭到脚,所以,我习惯了一步一个脚印,我常常看到有人下山几乎是跑着的,遇到这样的伙伴,我常常是让路退行的。下山,我只有在平稳的小路,才会步伐加快。

图片 3

见朋友已超过了我,我也不敢懈怠,从石凳上站起,再次出发。我决定学习朋友的跑步方法,不再抢跑,努力保持一种慢跑的状态。但这时我发现了两个问题:由于之前透支体力过度,我这时想要匀速前行竟有力不从心的感觉;同时,朋友跑在我前面,若是我仍然慢跑,就等于是投子认输了。

爬了一定的山以后,我慢慢地发现跟着自己的节奏走才是爬山速度的唯一真理。没有带伙伴的我,跟着自己的节奏走,也遇到了和自己一样节奏五个伙伴,下山时,我们一起谈论着各自的体力,脚是否酸疼,以及我们各自的登山经历。也一起探寻这条路上我们所遇见的不曾见过的植物和动物,下山时,我们有幸看到了松鼠在嚼板栗,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见松鼠。一位见过松鼠的驴友说这是一只还没长大的松鼠,松鼠吃树上带刺的板栗,这对于我来说很新奇。在路上,一位驴友,捡到了一颗从树上掉落的板栗,剥了皮送来给我,我用双手捧着它,竟觉得它比珍珠还珍贵,我小心地放入我的背包。

重阳节,又称重九节、晒秋节、“踏秋”,为每年的农历九月初九日,有长久长寿之意。1989年农历九月九日被定为老人节,倡导全社会树立尊老、敬老、爱老、助老的风气。重阳节适合出游赏秋、登高远眺。

仗着身材比朋友高大,加上平时爬山我也不输在他后,所以一迈脚我就信心十足。我的步伐明显比朋友要快不少,差不多是他速度的两倍,很快,我就将他远远抛在了身后。在山脚的转弯处,我会扭过头看一下朋友,眼见落后于我,他仍显得十分淡定,还是那样慢悠悠地跑着,一副不疾不徐的样子。

回到集合点,许多驴友剩了很多零食,于是各种零食都被我收割。坐在一条清水沟道旁边,大家开着玩笑,聊着各种趣事,一起吃着零食,等待着还未归来的同行伙伴。将近五点半,照了合照,我们便坐车返程。

今天早上打开手机,看到微信上有个德国朋友用中文发的:重阳节快乐!这个德国朋友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叔,学过中文,每次我们过重大的节日他就会给我发节日祝福:春节快乐,端午快乐,中秋快乐。。。

朋友很快来到我的身边,关切地问我有没有事,我向他摆摆手。他继续向前跑着,仍然保持着一贯的步伐,每一脚都有力地踏在路面上,或昂首挺胸,或侧目山旁的花草,一切看似惬意而悠闲。

与大山同在我们一路前行,因为山,我们变得如此淳朴,不再思考人性,回归自然,我们可以我一句嗨,你一句嗨地回应。山,让我们彼此不再陌生,愿我们有缘山里见。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你更喜欢爬山还是游泳呢?

和朋友相约去爬山。山不过三百米高,从山脚到山顶有一条山道,平时慢悠悠地上去,倒不觉得它陡峭。那一日,朋友向我挑战:咱俩换一种登山方法,不再慢走上去,而是沿着山道跑到山顶,谁要是输了就买午餐的账单。我欣然同意。

图片 4

肇庆的鼎湖山和七星岩是国内比较有名的景点,也是我们很喜欢去的地方,今年我就分别去了两次鼎湖山和七星岩。鼎湖山的景色比较好,空气非常清新。七星岩则是地貌很奇特,登上天柱岩的山顶可以俯瞰整个肇庆市区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