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8522-注册网址首页 > 文学背景 > 那镜子里的人倒底是谁,未来和琐碎都被我扔到了很远的地方
那镜子里的人倒底是谁,未来和琐碎都被我扔到了很远的地方
2020-01-07

1

我的学生中不乏一批另类写手。有个看来十分文静的女孩子在《最难忘的一件事》中写道:我的记忆是一只美丽的木匣。打开它,里面放着许多珍珠。每一颗珍珠就是我的一件童年往事。然后她写下了小时候在乡下姥姥家如何用尽酷刑把两只鸡折磨致死的故事。接着写道: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每当我回想起来,脸上仍然会露出会心的微笑。我觉得这是那些珍珠中最大、最璀璨的一颗。

2018/03/16/阴

文丨红雨

最近,S镇发生了一些很莫名其妙的怪事。

还有一个男孩子写了他养的一条狗,后来狗吃了耗子药即将死去,作文中这样写道:只见小狗瘫在地上抽搐着,用无神的眼睛望着我,好像在说:“小主人,我就要走了,你就是为了我也要好好学习呀!我的在天之灵会保佑你每次考试都考一百分的……”

我常常想念一些时刻。

图片来自网络

事情都发生在小学生的身上,好好的一个人,或放学回家,或只是和妈妈要了一点零用钱下楼买东西吃,回来的时候就整个人都变了!变得突然都失去了记忆,什么都再也想不起来,不要说名字,连爸爸妈妈、兄弟姐妹都不认识,就连站在镜子前面,他们也会问:“那镜子里的人倒底是谁?”

另一位学生的作文让我不敢给分,一篇四百字的作文居然每一句话之间都没有丝毫联系。比如说,第一句是写“每天早晨有个大叔在街头卖豆浆”,第二句却是“公园里划船的人很多”,第三句能写到“月亮像个鸡蛋黄”。所以我怎么看都好像是几十个造句拼凑起来的,其思维跳跃幅度之大,今日中国恐怕无人能比。我绝不允许自己一不小心将一颗后现代派或者意识流大师的种子扼杀在摇篮中,因此我小心翼翼地给了个“良”。

去年三月,快毕业那会,我一个人骑着小黄车游走在颐和路大片大片的梧桐里。

【中篇小说】爱情曾来过(目录)

爸爸妈妈们是最紧张的,忙把孩子们送到医院去做检查,起初医生们还怀疑会不会是孩子们在路上跌倒了弄伤脑,里面有瘀血才会什么都记不得,可是什么X光、断层扫描都试过了,证明每个小朋友的头脑都是好好的,完好无缺,那问题倒底出在那里呢,是什么原因使健康的小孩子变成这样,真不可思议喔?

再有一篇作文名为《挑食》,全文如下:

初春的街道是新鲜的浅绿色。阳光透过稀疏的树叶被切割成块状,风里弥漫着轻松的生命气息,情侣在街边打闹,路边的房屋是黄色的,很温暖的颜色。

《爱情曾来过》(1)初到奥克兰

老人开始说起一些迷信的事,说什么小镇从前是一片坟地,会不会是地底下的百年僵尸起来作怪把小孩都弄傻了?

如果你不爱吃青菜,你就会缺少维生素;

路过很多人的时候,我感觉生活就是这样了。


也有人提起了咒语这一回事,说是几十年前有一个妇女带着一和男孩来到这个镇上居住,可是却没想到常被左邻右舍欺凌,有一次邻家小狗把妇人的孩子咬了,男孩就变傻了,妇人悲痛万分,曾经发下毒咒要镇上的小孩都会和自己的孩子一样,事情虽然过了很久,妇人带着小孩后来也离开了,但毒咒是不是现在开始起作用了呢?

如果你不爱吃肉,你就会面黄肌瘦;

风吹过我的时候,未来和琐碎都被我扔到了很远的地方。

“早安!路德太太。”,晓雨起床梳洗完毕,去厨房就看到路德太太忙进忙出了,赶紧过去帮忙。

谣言使得大家人心惶惶,虽然镇上的有关政府单位、警察部门和学校里的校长和老师都叫大家不要听信没有根据的谣言,但几乎所有做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都担心自己的孙子或孩子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有的索性不让他们去上学,有的甚至还把他们关在家里,连门口都不能踏出一步!

如果你不爱吃米和面,你就会没劲儿;

那个时候,我似乎真切地触摸到了自由的形状。

“甜心,早安!昨晚睡得好吗?”,路德太太还穿着睡衣,看来是因为晓雨今天要去语言学校报到的关系,她先起来弄早餐给晓雨吃。

学校里上课的学生少了,以前同学们热闹玩在一起的气氛也没有了,四年A班的课室里只有方小展和他的两个同学许桐和陈红雨。因为没有学生,老师不能按原来的上课进度教学,只能不断的叫三个人练习做作文。

如果你不爱吃鸡腿,你就跑不快;

已经过去很久了。

“很好!一觉到天亮。”

这对于他们来说真是一件苦差啊,做作文,应该是所有同学都最讨厌的事吧!

如果你不爱吃鸡蛋,你就会很笨;

我已经想不起来那些具体的心情,却清楚的记得商场门口弹唱的老人,跟着我跑的狗,边走路边吸烟的中年男子,卖梅干菜饼的女人和那天零碎的阳光。

其实晓雨昨晚刚躺上床时,还是有竖起耳朵的,警惕自己不要睡得太熟,以免有什么状况发生时反应不过来,不要杯子摔破了自己还在沉睡。

“早知我也不来上课了!”

如果你不爱喝牛奶,你就长不高;

回去的路上我给自己买了个冰淇淋吃,抹茶味的。

早餐是很简单的切片面包加培根鸡蛋,倒是路德太太用心煮的英式奶茶让晓雨味蕾全开,平淡无奇的早餐餐点在这杯奶茶搭配下,也变得可口起来。

走在回家的路上,红雨生气的嘟起了嘴。

如果你不爱抽烟、喝酒,表明你老婆一定很严厉;

图片 1

路德太太还教晓雨做一种吃不腻的「香蕉多士」,就是用烤过的切片面包,取半根比较熟软的香蕉当作果酱搽压在上面,喜欢吃甜食的人还可以在上面淋上一圈蜂蜜。

“真想不懂,为什么要我们做作文,不叫我们玩电脑游戏呢?”许桐也叹起气来。

如果你不吃补药,你可能没钱;

最近的天气又开始变的不好。

晓雨充分发挥了她的龟毛和专情个性,在长达十个月的游学生涯里,每天乐此不疲地将香蕉或奇异果切薄片整齐排在烤过的多士上面。

“那是因为老师比较苯,他不会玩电脑游戏!”小展认认真真的说,却把其他两个人逗笑了。

如果你不吃野生动物,表明你是一个环境保护主义者。

天突然就黑了,下很大的雨,伴随着电闪雷鸣。

早餐过后,晓雨拿着路德太太给她的公车路线时刻表,充满期待地出门了,今天是去语言学校报到的日子。

“喔,你说张老师苯,我明天跟他说,让他罚你写很多很多的作文!”许桐故意“威胁”起小展来。

挑食的害处还有很多,你不爱吃什么,就对照前一段。

倒不是讨厌这样的天气,相反的,我很喜欢,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是。

新西兰民风纯朴、步调缓慢,居民大都很友善且乐于助人,即使晓雨是一个路痴,找学校也没有多费什么功夫,甚至比路德太太预期到达的时间还早。

“好啊,有本事你就去说,谁怕谁,乌龟怕铁锤!”小展比着拳头就追了过去。

我对照了半天,发现自己居然是一个面黄肌瘦、跑不快、没钱且老婆很厉害的环境保护者。

喜欢在暴雨天躲在家里,喜欢在危险时刻独善其身。

语言学校是一栋七层楼高的浅黄色建筑物,外观看起来没有很大,直到晓雨进去之后才发现,原来这栋大楼并不小,每一层都有四,五间中型的教室。

“乌龟,跑快点!”小展和许桐在前面跑着,红雨在后面跟上对许桐拼命喊,三人边笑边闹的来到了一条小巷外。

其实我最喜欢的一篇作文还是《扫墓》,我被作者那与生俱来的幽默感所折服。许多段落很久之后我仍然能够背诵出来:

这种反差让我感觉无比安全。

从上上落落,川流不息的学生人潮来看,这间语言学校生意极好,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亚裔面孔,偶尔也会碰到白皮肤或黑皮肤的学生。

一阵清脆的“铃铃”声突然从巷子的另一头传了过来,三个人几乎都同时停了脚步,因为他们都听出那是卖冰淇淋小贩的摇铃声。

4月5日,一年一度的扫墓节来到的时候,我伴着金灿灿的阳光和小鸟的歌唱来扫墓。到了那里人可真多呀!平时这儿根本没人来,今天周围的农民和小贩却都跑来“摆摊儿”。我一看有卖袜子的,有卖发卡的,更有卖吃喝的,还有卖盗版光盘、盗版书籍的。我溜达了一会儿,觉得太拥挤,于是就出来吃了一盆(疑为错别字,应为“盘”)凉皮。

想起来高中时代,天总是会突然阴沉下来,黑的像灾难电影,教室开始骚动起来,这时候老师就会用力敲敲讲台:“都给我认真听讲!”

报到程序不复杂,不一会儿就办好了,下周一正式上课,只要拿着学生名牌先去考分级测验即可。

“唔,我要去买冰淇淋了!”许桐还没有等其他两人的反应就朝巷子跑了过去。

一盆凉皮的饭量着实不小,但还有更能吃的孩子,比如同学小丁,一天吃三吨早饭,一吨午饭,一吨晚饭。我怀疑他是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我们赶紧坐端正,心里期盼着,雨下大点吧,再下大点吧。

晓雨看看手表,差不多是午餐时间了,正好可以上去七楼学校餐厅看看餐点如何,未来有九个月的上学日午餐都要在学校或附近餐厅解决,有必要先了解一下。

“我也去!”红雨的脚步也没有慢下来,紧跟上。

但最让我无语的一篇作文是这样写的:今年是3011年,我又活了一千年,这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早已成经济与科技最发达的国家了。

这是我为数不多喜欢呆在教室里面的时刻。

上到餐厅一看,晓雨就觉得不妙了,学生很少,而且,大部份学生还是在吃自己带的便当。

只有小展有点犹豫,他也很想吃冰淇淋,尤其像现在那么热的天气,如果可以含一上一支冷冰冰的冰淇淋在嘴巴里,一定可以即刻消热解暑,可是这几天他有咳嗽,妈妈说了很多遍,在学校里不可以喝冷水,在外面不可以买冰淇淋吃。

我坐的位置正好靠着窗户,能透过窗户看见一角被楼房切割过的天空,晴天的时候天空就会变成很纯粹的蓝色,偶尔飞过几只麻雀,到了傍晚,会有夕阳洒到我的课本上。

看到这里,晓雨已对餐厅的餐点毫无期待,果不其然,保温玻璃柜放着已炸好不知道多久的新西兰热门美食-炸鱼薯条,还有最简单的夏威夷Pizza和卖相极差的炒饭。

“不吃就不吃,不吃又不会死!”小展泄气的在墙角一边坐了下来,擦着满头满脸的汗。

大部分时候都是晴天,大部分时候我都想从窗户跳出去。

幸好学校在市中心,晓雨在公车站一路走过来时,就有留意到附近有很多餐厅和快餐外卖店,解决吃饭的问题应该不是难事。

墙角边的一小片草地上长满了含羞草,小展好奇的用手一个一个的去触碰它们,只是轻轻一碰,含羞草就像吓得半死的缩了起来。

大部分时候,我都想变成一朵云。

想到这,晓雨转身往楼下走,一个匆匆忙忙跑上来的卷发中国女子,就这样跟她撞上了。

“真是胆小鬼!”小展“咯咯”笑着停了动作,还是留点“草”来给许桐和红雨“吓”好了,心里那么一想,一个抬头,却已见两个人已经走回来了!

图片 2

“对不起!”,脱口而出的中文,瞬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原本还有点不悦的卷发女子,这时候露出笑容。

“喂,你们快点过来,这里有很多含羞草,很好玩啊!”

很奇怪。

“你也是台湾人吗?”,她问晓雨,手上还拿着一个便当,还好刚才没有撞掉,不然,她的午餐就要泡汤了,晓雨心想。

可是说也奇怪,许桐和红雨竟然好像一点反应也没有,径自朝小展的身边走了过去。

那镜子里的人倒底是谁,未来和琐碎都被我扔到了很远的地方。我常常要过了很久以后才会发现,那时候的我原来是快乐的。

“不是,我是香港人。”,晓雨只是习惯在陌生的中国人面前说普通话而已。

“喂,你们要去那里?”小展追了过去,一把拉住二人,只见两个人都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

记忆也许是一个滤镜,把存放在里面的所有寡淡都变成了鲜活的样子。

“那你的国语怎么那么好?以前没见过你,刚来学校吗?那边有很多中国同学,要不要过去认识认识?”,一连串的问题,晓雨一时之间不知道怎样回答,但人已经被拉进了餐厅。

“又说去买冰淇淋,这么快就吃完了?”

记忆或许是一个骗子,让现在的我看不清生活本来的样子。

“喂,来了一位香港人,跟安琪儿一样会讲国语。”,热情的台湾同胞,把她带到一个已经坐了七、八位男女同学的大长桌前面。